璃皇

王者主吃信云/白鹊/玄亮,其余杂食

【信云】相亲

#现代大龄青年相亲
#设刘备是赵云的表哥

  昏暗的房间内,一阵突兀的闹铃声在这片寂静 中响起,令赵云心生不悦,但无奈,他必须得起来。

  将遮得平实的窗帘拉开,入目的是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,雪已经停了,融化的雪水带走大量热量 ,隔着紧闭的玻璃门,赵云都觉得冷,看来今天得多穿一点。

  白色加绒衬衣,为了保暖又多添了件灰色高领毛衣,黑色长裤偏宽松但依稀勾勒出他的腿成部线条,最后套上褐色的长款大衣,匆匆吃过早饭,赵云立马往外赶,他今天有一件刘备千叮咛万嘱咐的大事——相亲。
  赵云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,但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  刘备身为他的表哥愁得头发都掉了。

  “没事,哥你头发多,不差这几根。”赵云笑得坦然,自动忽略了刘备堪比锅底还黑的脸。

  对方挑的位置很独特,既不是饭馆也不是咖啡店,而是网吧。

  赵云坐了一小时的车才到城南这家挺火的网吧。进了门,赵云有些不知所措,刘备没告诉他对方会在哪个位置,只和他说对方有一头耀目的红发。

  巡视了一圈,无果,他只好打个电话问刘备。刚要拨通,柜台后的紫发网管迅速靠近他:“先生,你是在找人?”

  赵云收起了手机,翻遍自己所有的记忆,最后说“嗯,叫韩信。”

  网管笑的意味深长,“我是刘邦,韩信他还没到,不过他和我说,如果你先到,就让我先招待你。

  “你是?”

  “我是他的朋友,你应该是赵云先生吧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 那先跟我来吧。”

  刘邦把他带到了一间双人包间,关上门可以隔绝外部一切声音,隔音效果特别好。

  刘邦帮他激活好电脑,道:“你先玩,他能会晚点到。”

  “好。”

  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 赵云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,才戴上耳机坐下,谁敢相信活了这几十年的赵云头一次进网吧。
    
  “怎么样?”一直躲在卫生间里的韩信在看到刘邦回到柜台后,立马冲了出来。

  “看起来不错,就是不知道品行怎么样。”
刘邦忽的诡异一笑。

  “你想干嘛?”韩信一看刘邦的表情,就知道他想干点什么。

  “我在那边装了监控,可以好好观察一下。”人在独处的时候,总是最自然的。

  “你这是在侵犯他人隐私。”

  “那你看不看?”

  “看!”

  韩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谁来网吧是为了看《新闻联播》的?

  “哈哈哈,韩信,你有福了,这么实诚的媳妇儿,我…我…”刘邦笑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 “滚。”韩信脸也有些黑。虽然他不希望有个这么无聊对象,但还是抱了几分期待,再看看,不要那么早下定论。

   半个小时过去了,韩信有点坐不住,但赵云还在看,好不容易播完了,他居然又点了前天的来看。

  刘邦可没耐心盯着屏幕半个小时,早忙去了,回来见韩信还盯着,道:“别,看了就算不喜欢,也得去见人家一面。”

  韩信嘴角抿起,内心不知是失望还是高兴,毕竟他还不想成家。

  但赵云无论从外表还是气质来看,都是他喜欢的那一类。

  正要放弃,只见屏幕上的赵云忽然动啊,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放到了耳边,看来是有人给他打电话。

  赵云从不断震动的口袋中拿出了手机,屏幕上最显眼的是“小蝉”两字:“喂,小婵,怎么了?”

  “子龙哥哥,陪我打排位呗,五排,现在还缺一个。”以貂蝉甜美的嗓音很难有男人会拒绝她的请求。

  子龙是赵云的小名。

  “好,等等,我上个线”不出意外的赵云答应了貂蝉的请求。

  赵云刚用电脑登陆进游戏界面,立马就出现了邀请通知。

  看着其他三个熟悉的id,赵云松了口气,李白,孙尚香,亚瑟,玩游戏都玩的不错,升个段,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  但事实是他高兴的太早了,一如既往的选上单位,开语音其他人连麦。

  开局两分钟李白送了一血,还道“抱歉,这只是个失误。”赵云觉得正常,反野被人围殴常有的事。

  一分钟后,貂蝉也复活回了泉水:“啊,可恶,对面打野偷袭我,不然对面法师怎么可能打的到我。”

  赵云,抽了抽嘴角,但还是告诉自己,这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 直到下路两位被对面战士双杀,接连被推了两塔,他坐不住了。

  “先发育,不要浪。”他叮嘱道。

  “怕什么?让我李白来教教对面的菜鸡该怎么做人。”轻浮却狂妄。

  两分钟后,李白操控的英雄已经是第三次从泉水中复活。

  开局十分钟双方战绩已经是10-2,那两个人头全是赵云拿的,也只有他没从泉水中复活。

  “要不咱们投?”亚瑟建议道。

  “没必要,好好发育,到后期还能赢。”赵云看了一眼双方的英雄阵容。己方多是后期英雄,慢慢耗,赢是可能的。

  “可我待会儿要去约会了。”亚瑟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 赵云差点没被一口气噎死。

  “哇,亚瑟,有对象了?”貂蝉倒是很兴奋,一没注意,又送了个头。

  “交往一个月了,我今天和她约好一起去看电影。”一没留神抢了赵云正在打的蓝,“抱歉,我只是路过,不小心按了技能。”

  赵云做了次深呼吸,道:“没关系,我去对面反。”

  接下来,整个场面十分混乱。双方战绩25-10,但是人都不在意,全在闲聊,还都关于恋爱话题。

  “行了!”赵云话里有几分怒气,瞬间四人皆静。

  赵云忽然反应过来,自己的语气可能有些重了,就放低了声音:“亚瑟,你不是着急约会吗?”

  “同意投了?”亚瑟有几分高兴。

  赵云简直不知道,自己是怎么认识这群人的:“我想赢,你们好好发育,就算经济差2000也没关系。”

  话里多的是郑重。

  “好。”四人异口同声。

  赵云的技术确实不错,心态也好不容易崩。
在队员支援不了的时候,被对面五个追的同时还能干掉两个,然后残血逃掉。

  大脑飞快运转,计算着先除掉谁,指尖在键盘上迅速敲打,让人看的眼花。

  当胜利的字眼逐渐放大,赵云松了一口气。
毫无疑问mvp是他。

  “喝奶茶吗?”身侧有人说话,与此同时,一杯奶茶递了过来。

  “谢谢。”赵云没有反应过来,这是接过喝了一口,手覆上鼠标,退出了界面。

  突然想起了什么,立马往旁边看。

  英俊的面庞,一头耀目的红发束在脑后,黑白主调的服饰搭配的很不错,颈上围着一条白色针织围巾。

  韩信面上所带的笑,令人无法忽视,他伸出手,道:“初次见面,我是韩信。”

  韩信?男…男的!赵云有些惊讶。他就不该相信刘备,这回居然找个男的给他。

  他忽然想起三天前他和刘备的对话。

   “子龙啊,不是我说你,但你也不小了,该成家啦。”刘备很是苦口婆心,“你小的时候就来我家了,表哥也是看着你长大的。你说,我如果不帮你成家,我怎么面对你父母的在天之灵啊。”

  这话赵云听了无数遍,起初还有些愧疚,但到现在已经彻底免疫了。

  “哥,你就别担心了,缘分该来的时候就来,不来……”
 
  “本来你打算单身一辈子?”刘备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 “那不会,我肯定找得到。”赵云微蹙起眉,“再说了,我对那些女生真的不感兴趣,你逼我也没用。”

  “对女生不感兴趣?”刘备断章取义,眼中闪过一丝不寻常的光,“你是gay?”

  “是的话你就不找了?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我是。”

  刘备听后,叹了口气,良久才开口说话:“我理解了,以后不会再找女生来跟你相亲了?”

  “好!”

  大意了,居然没有想到这一层。赵云有些苦恼。

  “你怎么了?”韩信有些担心。

  “没事。”赵云回过神来,握上韩信的手,
道:“你好,我是赵云。”

  赵云游戏打久了,指尖有些凉,韩信正相反,手掌很温暖。赵云握了后不仅指尖回了温,连带着人也升了温。

  他立刻松了手,局促地收回口袋,眼神瞟回游戏界面才发觉麦还没关,随后他摘了耳机退了游。

  “游戏打的不错。”韩信靠在椅背上,悠然自得。

  “谢谢。”赵云淡淡一笑,“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

  “游戏刚开始的时候,不过你很入神,没发现。”

  “抱歉。”赵云有些惊讶,岂不是自己刚刚所说的话,所做的一切都被看见了。

  “这有什么好道歉的。”很有礼貌,但这并不是吸引他的那一点。最吸引他的那点,是刚刚赵云的那句“我想赢”,很坚定,不是想,而是一定。

  空气变得沉默,赵云不知该说些什么。韩信则是盯着他看,也不开口。赵云被他看的很不自在。

  “你看《新闻联播》吗?”刚说完,赵云就后悔了。

  “你很喜欢看新闻?”韩信想笑,真是一股清流,比之前那一群来网吧做PPT的学生还强。

  “还好,我比较喜欢了解时事,注意社会动向,特别是经济方面的。”

  “与你的工作有关?”

  “对,像最近刚出台的政策,对私营企业的帮助就很大,还有央行今年下调了金融机构的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。这对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来说,无疑是个好消息。”赵云高谈阔论,面上有着不可忽视的光彩。

  “嗯,我到是对民生比较感兴趣,现在老龄化日渐严重,加快健全服务体系还是很必要的。”开玩笑,盯了半个小时的监控,要是没记住些什么,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吧。

  之后两人就昨天的《新闻联播》内容进行了深刻的讨论。

  十分钟后他们的话题转为了体育赛事。这个韩信擅长,什么运动明星,张口就来,什么球赛的比分都记得清清楚楚。赵云也不逊色,韩信说的他都知道。

  半个小时后两人又扯到了游戏。关于英雄的属性,技能,站位,优点以及缺点,他们都了解的很清楚。谈到最后,韩信兴奋的说:“我们来打游戏怎么样?我打野位还是玩的不错的。”

  聊到现在,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情,赵云连犹豫都不曾有过,就同意了。

  打了几盘,两人默契度很高,配合的也很好不出意外都赢了。

  时间一长,就到了下午三点。早上十点到这,现在已经过了五个小时。期间,刘邦一义气的送了午饭过来。出门后立刻拨通了张良的电话。

  “啊良啊,傻韩信终于有人要了!”一副养了那么久的儿子终于有媳妇的老夫亲的模样。

  “真的?”张良有些质疑,随后叹了口气,“哎,这可苦了对方了,你让韩信注意点,好好对人家,能看上他已经不错了,别挑三拣四。”

  “行行行。”

  “时间不早,我得走了。”赵云在结束对局后,偏头看向韩信。

  韩信摘下耳机,看了眼时间:“才三点你就要走了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 他现在可舍不得赵云走。

  “我得帮我表哥接孩子,他今天有事没空去。”

  “哦,那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赵云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 “抱歉,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随后他离开了包间,跑到了网吧外。

  “喂,哥,怎么了?”赵云接通了刘备打来的电话。

  “没什么,就问问你相亲还顺利吗?”

  “挺好的。”

  “什么感觉?”

  “不错,和我聊的来,而且……”赵云想起了韩信那双带笑的蓝眸,停了口。

  “而且什么?”

  “没什么。”

  “那这事成了?”

  “应该吧。”赵云的眼神飘忽不定,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种感觉,“不说了,我得先去接阿斗。”

  “等等,你还在韩信那边是吧?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阿斗不用你接了,你忙你的,没确定前你别想离开。”

  “那谁去接?”

  “没事,我和他数学老师的关系不错,先让他去诸葛家,我晚点去接他,刚好让诸葛督促他写作业。”

  “这……”赵云还没说完,刘备就挂了电话。

  “诶。”赵云叹了口气,转身朝网吧走去,却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的韩信。

  “一起走走吗?”韩信轻笑上前,步于赵云身侧。

  “好。”

  虽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,但还是有几分寒意。路旁的积雪还没融化。踩的深一脚浅一脚。

  两人沿着人行道慢慢往前走,谁也没开口向次怕打破这静谧。

  赵云思绪纷飞,所想的事很多但又具体说不出是哪件,任由他们在自己的脑中回转。

  “赵云。”韩信没有转头,依然目视前方。

  “嗯,我在。”赵云脑中一切运转的东西终于停了下来,他偏头看向韩信。

  “我挺喜欢你的。”韩信侧头,那双与赵云相似的蓝眸彼此之间碰撞在一起,嘴角边勾起弧度令人心动。

  “……”赵云不语,这是将视线投到了别处,复又望向天空,他想,他应该知道自己刚刚在想些什么了。

  “我也挺喜欢你了。”视线落回韩信身上。至少,这是他几十年间唯一一次的心动。

  今天天气不错。赵云突然这么认为。

“那好。”韩信嘴边的笑容逐渐扩大,伸手摘下自己的围巾,在赵云不解的眼神里,围上了他的脖颈,“这是我的定情信物,你可要好好保管。”

  赵云垂眸,默不作声,韩信有点不安,以为他不接受。

  “赵云,你怎么了?” 

  “给你。”赵云从口袋里取出了样东西,握在手心,随后置于韩信面前张,开了手:“给你,这是我的回礼。”

  这是一颗包装小巧的糖果,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着令人倍感温暖的光。

  韩信愣了一会儿,随后伸手接过,剥开糖纸,一口吃下,语调听起来轻快却又慎重:“现在我就是你的定情信物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满脑子政治的我,控制不住写了点政府职能和利率,
以及跑到网吧做PPT的我੧ᐛ੭
 

评论(2)

热度(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