璃皇

王者主吃信云/白鹊/玄亮,其余杂食

520贺图!
手残,只能画的这地步(´• ᵕ •`)*

幼体信云
画了个相随的图,上色依旧渣(╥﹏╥)

【信云】相随『下』

#前文戳头像
#现代
#双向死亡

  今天不太走运啊。韩信站在街旁,望向路中间被撞的稀巴烂的小轿车,里头躺着已经失去心跳、呼吸和生理机能的他的身体。

  子龙怎么办了。他没有为自己的死而感到悲哀,此刻的他想到最多的就是那个有着温和笑颜陪伴自己成长的赵云。

  “韩信是吗?”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。他回头看,一位白发、白面、白衣的 男人站在身后,随便想想都知道,此人是白无常。

  “是。”,韩信有点颓败,自己得去阴曹地了,见不到赵云了。
 
  不过就算自己出现在他面前,他也看不见吧。韩信自嘲道,嘴边的笑是苦涩。

  “你已经死了。”白无常毫无感情的说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但我还是想见他。

  “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意吗?”白无常看穿了他的想法。

  “我想去见一个人,和他道别。”韩信表情落寞,估计白无常下一句就是:你想和他说什么和我说就是,我会帮你带给他的。

  “可以,但你只有一点时间。”白无常的话超出了他的意料,他愣一会,道:什么?”

  “今晚十二点,你有一次现形的机会,你想见的人可以见到你。”

  韩信不语,只是盯着他。

  白无常被他盯的发毛,无奈道: “别这样看我,都21世纪了,我们冥界也变得人性化了。”

  “谢谢。”韩信是真的感激,能见到赵云同他道别,他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 “事情完了以后,你就沿着公路走,哪个方向都行,我会在前面等你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白无常离开了,韩信无心去理自己的身体会怎么样,只是在人群中穿行,现今已是灵体的他畅通无阻,步子迈得迅速。

  站在交叉路口的对面,韩信望见了正等待自己的赵云。

  他没有过去,只是静静望着,川流不息的车辆也无法阻挡他的视线。

  这五分钟,他到了,只是赵云看不见他。

  赵去低垂的眼眸忽然抬起,朝韩信所在的位置望来。

  韩信变得紧张,但随着赵云视线的转移,他失望了。

    韩信离开了路口,朝反方向走去,他想再回去一趟,最后看一次他和赵云的家。

  用不着钥匙,他就进了门。

  90几平的房子不算太大,但容下他和赵云足够了。他素来不拘小节,只要房间不是太乱,他就不会花太多心思去打理。赵云正相反,他很细心,就算工作在身,他依然能把房子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 韩信进了书房,两张电脑桌并在一起,
相同型号但颜色不同的两台电脑并排放着。

  赵云的电脑桌面是系统初始配置的,他的则是两人的合照。韩信的电脑没关,显示屏是亮着的,韩信盯看那张合照入了神,那是两人高一时的照片。

  初步入高中的他们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对于这所学校充满了好奇,渴望在这里赢得自己的未来。

为什么选择过张照片?因为这是韩信表自成功后的第一张台照,对他来说意义非凡。

  从小一起长大,韩信一直拿赵云当兄弟,他也不知道当初那份纯真的感情何时变了质。只知道赵云收到第一份情书时,心中的情怒和不甘。

  赵云把那份情书递给韩信,他认为兄弟之间应该担诚,给韩信看是应该的。

  韩信还记得自己那时的行为,他把那封情书拍掉,面上挂着的是他从未在赵云面前展示的冷笑:“怎么  ,来和我炫耀你的人气?”

  赵云一脸不可置信,还没来得及开口韩信就离开了。

  那天,韩信在学校的天台待了很久,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愤怒,赵云身为自己的兄弟,自己理应为他感到高兰,而不是冷笑着讽刺。

  赵云找了很久,最后在天台上找到了他。
“韩信,你怎么了。”赵云坐在他身旁,“我不是在向你炫耀只是因为你是我兄弟,才把这件事告诉你。”

  “我知道。”韩信眉间微蹙,我他开始讨厌赵云口中说出的“兄弟”。

“那你?”

  “我只是不太喜欢那个女生,看到是她给你的情书,所以感到不爽。”韩信随口编了个理由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“起云低笑,你要是不喜欢,大可和我说,我肯定不会和她交往的。”

  “为什么?”韩信听后,心中有些雀跃。

  “因为你是我兄弟啊,让兄弟难受的事,我做不出。”赵云淡笑道。

  真的只是兄弟吗?

  如果说还只是导火索,那么后面发生的事便是爆炸的开始。

  赵云出色的外表,优异的成绩 ,加上自带的稳重,可谓迷妹众多。

  不过是去食堂的路上,却撞见韩信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画面。

  赵去和校花的貂蝉在树下相拥。他知道貂蝉是赵云的迷妹之一,可人的外表,甜美的声音,根本没几个男人抵抗的住,赵云沦陷也是正常的。

  韩信转身离了校,已经不是愤怒了,是悲凉。

  他知道这份感情已经不像从前那么纯粹了,而是恋人之间的爱意,多可笑,自己现在也只是单相思而已。

  韩信好几天没来了,赵云很担心,向老师询问了原因,才知韩信生病了,请了病假。

  赵云罕见的生气了,那天教室的气压低的吓人。气什么?韩信生病了,半个电话都没打给他,就让自己瞎着急,那这多年的情意算什么。

  他可能不清楚,自己的想法已经超出了兄弟的范围,想找到他,骂一顿,却又不得,只好一放学,去超市买了点水果,朝韩信家走去。

 
  两人还是邻居,但因为离高中远,只好当寄校生。

  韩信的母亲见到他连原因都没问就让他进了门。

  敲了半天的门没反应,赵云只无好道:“韩信,是我。”

  没人应。

  看来只能采取点极端的措施。

  赵云回了家,从自己的房间窗户一跃而过,好在韩信的房间窗户没关。

  “砰”完美落地,但吓到了韩信。

  “赵云,你疯了?”原本窝在床铺一角的韩信立马蹦下了床,“没伤到吧?”

  “没事,”赵云唇角微勾,笑意倾泄。他承认韩信这披头散发的模样有些好笑。

  见赵云无大碍,韩信冷了脸:“你来干嘛?”

  赵云也来气,冷声道:“生病了也不告诉我,我来了也不开门,你是病太久,脑子都坏了吗?”

  “告诉你有用?”赵云骂人了,韩信也不怕。

“你什么意思? ”赵云越来越不理解韩信了。

  原本温和稳重的人,此刻也不免多了些急躁。

  “不去找你那小女友,来我这做什么。”他很有楚这样说的后果,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 “女朋友?”赵云面露困惑,感觉难以消化这话里所含的信息量。

  “别装傻,既然拿我当朋友就别糊弄我,那天我都看见了,你和貂蝉在树下搂搂抱抱的。”烦躁,这是韩信现在唯一感受。

  听后,赵云反应过来是哪件事了,那天貂蝉在路上看到他,就朝他跑来,没注意脚下,结果绊倒在他怀里,自己也顺势一扶,没想到被韩信误会了。

  “就算那样,你生什么气?”赵云意识到了什么,“难道你喜欢貂蝉?”

  韩信呆住了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 赵云当他默认了,眸子一转,眼睑低垂:“如果你喜欢,我不会和你抢。”

  赵云觉得有些难受,却不知道是在难受什么。貂蝉喜欢他,他清楚,但他只把对方当妹妹,如果韩信喜欢貂蝉,他应该高兴,一来说不定可以断了貂蝉对他的感情,二来自己的兄弟能有个女朋友照顾他。

  怎么想都应该高兴,可他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。

  韩信回过神来,没有立刻反驳,只是静静看着赵云。

  “如果病好了,就回去上课吧,我先走了。”赵云转身欲走。

  “赵云。”韩信叫住他,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?”

  “什么?”赵云停步,侧眸回望。

  “我喜欢的是你。”韩信沉声道。

  韩信神色晦暗不明,在昏暗的房间内,赵云此刻能注意到的,唯有那双与自己相似的蓝眸。

  “你在开玩笑?”赵云觉得嘴有些干涩。

  韩信忽的一笑,伸手拉过赵云,往前一贴。

  唇上触感柔软却冰凉,放大的瞳孔彰示了赵云的无措。

  没有深入,韩信几秒后放开了他:“现在呢?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?”

  赵云哑口无言,但面上少见的绯红暴露了他慌张的内心。

  “所以你呢,对我是什么感觉?只是单纯的兄弟吗?”韩信不给他缓气的机会。

  一阵沉默。

  两人相对无言,韩信想,或许这就是两人的结局,大路两边,各走一边。

  他失去了耐心,准备送客。与其等赵云亲口拒绝,还不如现在就走,留份念想也好。

  “或许,我也是吧。”短短几个字,燃起了韩信的希望。

  “是什么?”

  “和你一样,喜欢。”

  韩信记了一辈子,他的一辈子已经到头了。

  华灯初上,时间不早了。

  眼瞅着过了九点,赵云还没回来。

  韩信出了门,打算再去看看自己和赵云曾经一起长大的地方。

  他去了很多地方,曾经与父母一同居住的房子,与赵云一同去过的公园,一同上的学校,一同……

  待他重新回到家,已是晚上23:00。

  赵云还未回来。

  看来赵云还在公司等他,对方可是个执着的人,他怎么给忘了。韩信苦笑。

  再次回到赵云的公司楼下,赵云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。

  现在是23:30,还有半个小时。

  韩信站在赵云身侧,垂眸看着他。

  多看几眼也是好的。他伸手去触对方的面庞,却只能看着自己的手穿过赵云的面颊,宛若触不到的空气。

  眼中酸涩,但他没有泪水。

 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24:00降临。

  韩信慢慢实体化,伸出的手,能真实的感受到对方的存在。

  他伸手将赵云摇醒,轻声对他道歉,他从前觉得时间很长,但现在,他觉得多一秒都是奢侈。

  当赵云说出“家”这个字时,韩信突然起了贪恋,自私的想带他一起走。他不愿舍去怀中仅存的温柔。

  “我要去的地方很远,你要和我一起走吗?”

  “你在哪,我就在哪,天堂地狱我都陪你去,说好的一辈子我不会忘。”

  话落,韩信一切都清楚了,他的死赵云都猜到了,久久待在这不远离开,是因为知道自己一定会去找他。

  黑暗笼罩着大地,迷雾覆盖着一切,唯有一盏路灯屹立在路旁,照亮了周围。

  白无常站在灯下,望着不远处相伴而来的两人。

  他其实知道,他今晚带走的不会只有韩信一人。

伺机抢食(ren)
私设幼体白鹊

陪女生逛街,偶(gu yi)遇亮亮
指绘,上色一般,背景不会,服饰不会,画风多变,前后不一致正常(╥_╥)
p1无字/p2有字/p3恶搞,忘画帽子

【信云】相随『上』

#现代
#一把刀吧
#出现在文中的“重言”“子龙”都为小名

  18: 00 P.M.

  “喂,韩信,我下班了。“赵云对着举于耳旁的手机轻声道。

  “等我五分钟,马上到。”电话那头回得也快,话里多是藏不住的喜悦。

  “好。”

  赵云挂了电话,出了公司大门,下了台阶,往不远处的花坛走去,那里有张长椅,正对着交叉路口。

  临近傍晚,路上的车丝毫不减,天边的残阳像是为它们镀了层漆,熠熠生辉。

  赵云盯着来住车辆发呆,坐在长椅上等待着韩信。

  19:00 P.M

  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,天空如化不开的浓墨,不见一丝光亮。

  韩信还没有来。

  赵云已经打了不下五个电话,等来的只是对方的关机提示音。

  应该是有事耽搁了,他想着。赵云没有离开,和往常一样,坐在椅子上,等待着韩信。韩信从不食言,就如他的名字一样。他说会来,就一定会来。

  赵云坚信着。

  20:00 P.M.
 
  公司里的灯差不多都灭了,但韩信还没来。

  赵云坐在长椅上不动,能证明他不是一尊雕像的,唯有那还在不停起伏的胸膛。

  他不会独自离开的,他不希望韩信找不到他。

  21:00 P.M.

  车流量明显减少,商务区的大街上没有移动的行人,只有坐在长椅上的赵云。

  这个时间段,他和韩信一般在做什么呢?赵云忽然想到。

  窝在一起看电视吧。他为自己解了惑。 这三个小时他是怎么度过的?赵云没有玩手机来消磨时光,他只是靠在椅背上,回忆着过去。

  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,韩信和他都还是五,六岁的稚童。

  韩信和他是邻居,他们的父母关系也不错,打小就玩在一起,两人的房间窗户挨的很近,就一个成年人的手臂长度。

  韩信带着他出去玩,两人跑到附近的公园,在沙坑里堆起了沙子。

  玩累了,两人就坐在公园的秋千上休息。

  “子龙,想起吃雪糕吗?”韩信从口袋里拿出了张纸币,不多,就五块,“这是我爸给我的零花钱。”
 
  白净的小脸上沾了不少沙土,但丝毫没影响到笑的如同晴日太阳一般的明媚的韩信。

  “好。”赵云没有拒绝,他确实渴了。

  “那你坐在这哪也别去,买好 了,我上来找你。”

  “恩。”

  赵云很听话,哪也没去,就坐在秋千上等了韩信半小时。

  “给你。”韩信跑的满头大汗,一到赵云跟前,立马递出了一支雪糕。

  午后的太阳有点大,赵云在烈日下晒了个半小时,流的汗也不少。

“你好傻,太阳那么大,你怎么不找个地方躲躲?“韩信有些生气。幼时不懂遮掩,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,

  “我怕你找不到我,”赵云有些不理解韩信为什么要生气。

  “下次别这样了,晒伤了怎么办。”韩信消了火,把手伸向赵云,“下来,我们找个没大阳的地方吃。”

  事实上,没下次了。从这话说完以后,韩信就没让赵云等过五分钟。

  初中时,“重言,我下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站着别动,我马上来找你。”

高中时,“韩信,我放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等着,五分钟后到。”

  他们不再叫对方的小名,但韩信依然不曾食言。

  赵云不再打韩信的电话,只是如小时候一样,固执的在原地等待。

  22:00 P.M.

  韩信没来。

  23:00 P.M.

  赵云靠在长椅上睡着了,韩信没来。

  24:00 P.M.

“子龙,醒醒。”肩头被人摇着,赵云睁开双眼,入目的是一如既往此时却又深上几分的红色长发。

  “重言,你来了。”赵云淡笑道,喊出他已多年未出口却刻在心里的那个小名,最美好的记忆,都在这里。

  韩信俯身抱住赵云,头抵在他的肩上,轻声道: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  “没关系,我知道你一定会来。”赵云回抱住韩信,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 “不了,我得去别的地方。”

  “去哪?”赵云觉得有些冷。

  “子龙,我要去的地方很远,你要和我一起走吗?”韩信松开手,坐在长椅上,与赵云平视。

  “嗯,你在哪我就在哪,不管天堂还是地狱,我都陪着你。”赵云此刻的眼眸如同映射了星辰,照亮了韩信黯淡又无生机的双眸。

  韩信笑了,他站起身,像赵云伸出了手:“那,我们走吧。”

  握上韩信冰冷的指尖,赵云一步步离开了长椅,踏上了马路。

  一辆疾驰的大卡车驶过,睡意朦胧的司机,在看见走到路中间的行人时,留下了拖长的刹车声和撞击声。

  在这静谧的夜晚,两道缥缈的身影在马路上渐行渐远。

end
  韩信出车祸死了,赵云最后也和他一起离开的故事。
这篇主赵云视角,之后会写另一篇韩信主视角。

【信云】相亲

#现代大龄青年相亲
#设刘备是赵云的表哥

  昏暗的房间内,一阵突兀的闹铃声在这片寂静 中响起,令赵云心生不悦,但无奈,他必须得起来。

  将遮得平实的窗帘拉开,入目的是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,雪已经停了,融化的雪水带走大量热量 ,隔着紧闭的玻璃门,赵云都觉得冷,看来今天得多穿一点。

  白色加绒衬衣,为了保暖又多添了件灰色高领毛衣,黑色长裤偏宽松但依稀勾勒出他的腿成部线条,最后套上褐色的长款大衣,匆匆吃过早饭,赵云立马往外赶,他今天有一件刘备千叮咛万嘱咐的大事——相亲。
  赵云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,但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  刘备身为他的表哥愁得头发都掉了。

  “没事,哥你头发多,不差这几根。”赵云笑得坦然,自动忽略了刘备堪比锅底还黑的脸。

  对方挑的位置很独特,既不是饭馆也不是咖啡店,而是网吧。

  赵云坐了一小时的车才到城南这家挺火的网吧。进了门,赵云有些不知所措,刘备没告诉他对方会在哪个位置,只和他说对方有一头耀目的红发。

  巡视了一圈,无果,他只好打个电话问刘备。刚要拨通,柜台后的紫发网管迅速靠近他:“先生,你是在找人?”

  赵云收起了手机,翻遍自己所有的记忆,最后说“嗯,叫韩信。”

  网管笑的意味深长,“我是刘邦,韩信他还没到,不过他和我说,如果你先到,就让我先招待你。

  “你是?”

  “我是他的朋友,你应该是赵云先生吧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 那先跟我来吧。”

  刘邦把他带到了一间双人包间,关上门可以隔绝外部一切声音,隔音效果特别好。

  刘邦帮他激活好电脑,道:“你先玩,他能会晚点到。”

  “好。”

  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 赵云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,才戴上耳机坐下,谁敢相信活了这几十年的赵云头一次进网吧。
    
  “怎么样?”一直躲在卫生间里的韩信在看到刘邦回到柜台后,立马冲了出来。

  “看起来不错,就是不知道品行怎么样。”
刘邦忽的诡异一笑。

  “你想干嘛?”韩信一看刘邦的表情,就知道他想干点什么。

  “我在那边装了监控,可以好好观察一下。”人在独处的时候,总是最自然的。

  “你这是在侵犯他人隐私。”

  “那你看不看?”

  “看!”

  韩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谁来网吧是为了看《新闻联播》的?

  “哈哈哈,韩信,你有福了,这么实诚的媳妇儿,我…我…”刘邦笑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 “滚。”韩信脸也有些黑。虽然他不希望有个这么无聊对象,但还是抱了几分期待,再看看,不要那么早下定论。

   半个小时过去了,韩信有点坐不住,但赵云还在看,好不容易播完了,他居然又点了前天的来看。

  刘邦可没耐心盯着屏幕半个小时,早忙去了,回来见韩信还盯着,道:“别,看了就算不喜欢,也得去见人家一面。”

  韩信嘴角抿起,内心不知是失望还是高兴,毕竟他还不想成家。

  但赵云无论从外表还是气质来看,都是他喜欢的那一类。

  正要放弃,只见屏幕上的赵云忽然动啊,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放到了耳边,看来是有人给他打电话。

  赵云从不断震动的口袋中拿出了手机,屏幕上最显眼的是“小蝉”两字:“喂,小婵,怎么了?”

  “子龙哥哥,陪我打排位呗,五排,现在还缺一个。”以貂蝉甜美的嗓音很难有男人会拒绝她的请求。

  子龙是赵云的小名。

  “好,等等,我上个线”不出意外的赵云答应了貂蝉的请求。

  赵云刚用电脑登陆进游戏界面,立马就出现了邀请通知。

  看着其他三个熟悉的id,赵云松了口气,李白,孙尚香,亚瑟,玩游戏都玩的不错,升个段,应该是没问题的。

  但事实是他高兴的太早了,一如既往的选上单位,开语音其他人连麦。

  开局两分钟李白送了一血,还道“抱歉,这只是个失误。”赵云觉得正常,反野被人围殴常有的事。

  一分钟后,貂蝉也复活回了泉水:“啊,可恶,对面打野偷袭我,不然对面法师怎么可能打的到我。”

  赵云,抽了抽嘴角,但还是告诉自己,这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 直到下路两位被对面战士双杀,接连被推了两塔,他坐不住了。

  “先发育,不要浪。”他叮嘱道。

  “怕什么?让我李白来教教对面的菜鸡该怎么做人。”轻浮却狂妄。

  两分钟后,李白操控的英雄已经是第三次从泉水中复活。

  开局十分钟双方战绩已经是10-2,那两个人头全是赵云拿的,也只有他没从泉水中复活。

  “要不咱们投?”亚瑟建议道。

  “没必要,好好发育,到后期还能赢。”赵云看了一眼双方的英雄阵容。己方多是后期英雄,慢慢耗,赢是可能的。

  “可我待会儿要去约会了。”亚瑟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 赵云差点没被一口气噎死。

  “哇,亚瑟,有对象了?”貂蝉倒是很兴奋,一没注意,又送了个头。

  “交往一个月了,我今天和她约好一起去看电影。”一没留神抢了赵云正在打的蓝,“抱歉,我只是路过,不小心按了技能。”

  赵云做了次深呼吸,道:“没关系,我去对面反。”

  接下来,整个场面十分混乱。双方战绩25-10,但是人都不在意,全在闲聊,还都关于恋爱话题。

  “行了!”赵云话里有几分怒气,瞬间四人皆静。

  赵云忽然反应过来,自己的语气可能有些重了,就放低了声音:“亚瑟,你不是着急约会吗?”

  “同意投了?”亚瑟有几分高兴。

  赵云简直不知道,自己是怎么认识这群人的:“我想赢,你们好好发育,就算经济差2000也没关系。”

  话里多的是郑重。

  “好。”四人异口同声。

  赵云的技术确实不错,心态也好不容易崩。
在队员支援不了的时候,被对面五个追的同时还能干掉两个,然后残血逃掉。

  大脑飞快运转,计算着先除掉谁,指尖在键盘上迅速敲打,让人看的眼花。

  当胜利的字眼逐渐放大,赵云松了一口气。
毫无疑问mvp是他。

  “喝奶茶吗?”身侧有人说话,与此同时,一杯奶茶递了过来。

  “谢谢。”赵云没有反应过来,这是接过喝了一口,手覆上鼠标,退出了界面。

  突然想起了什么,立马往旁边看。

  英俊的面庞,一头耀目的红发束在脑后,黑白主调的服饰搭配的很不错,颈上围着一条白色针织围巾。

  韩信面上所带的笑,令人无法忽视,他伸出手,道:“初次见面,我是韩信。”

  韩信?男…男的!赵云有些惊讶。他就不该相信刘备,这回居然找个男的给他。

  他忽然想起三天前他和刘备的对话。

   “子龙啊,不是我说你,但你也不小了,该成家啦。”刘备很是苦口婆心,“你小的时候就来我家了,表哥也是看着你长大的。你说,我如果不帮你成家,我怎么面对你父母的在天之灵啊。”

  这话赵云听了无数遍,起初还有些愧疚,但到现在已经彻底免疫了。

  “哥,你就别担心了,缘分该来的时候就来,不来……”
 
  “本来你打算单身一辈子?”刘备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 “那不会,我肯定找得到。”赵云微蹙起眉,“再说了,我对那些女生真的不感兴趣,你逼我也没用。”

  “对女生不感兴趣?”刘备断章取义,眼中闪过一丝不寻常的光,“你是gay?”

  “是的话你就不找了?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我是。”

  刘备听后,叹了口气,良久才开口说话:“我理解了,以后不会再找女生来跟你相亲了?”

  “好!”

  大意了,居然没有想到这一层。赵云有些苦恼。

  “你怎么了?”韩信有些担心。

  “没事。”赵云回过神来,握上韩信的手,
道:“你好,我是赵云。”

  赵云游戏打久了,指尖有些凉,韩信正相反,手掌很温暖。赵云握了后不仅指尖回了温,连带着人也升了温。

  他立刻松了手,局促地收回口袋,眼神瞟回游戏界面才发觉麦还没关,随后他摘了耳机退了游。

  “游戏打的不错。”韩信靠在椅背上,悠然自得。

  “谢谢。”赵云淡淡一笑,“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

  “游戏刚开始的时候,不过你很入神,没发现。”

  “抱歉。”赵云有些惊讶,岂不是自己刚刚所说的话,所做的一切都被看见了。

  “这有什么好道歉的。”很有礼貌,但这并不是吸引他的那一点。最吸引他的那点,是刚刚赵云的那句“我想赢”,很坚定,不是想,而是一定。

  空气变得沉默,赵云不知该说些什么。韩信则是盯着他看,也不开口。赵云被他看的很不自在。

  “你看《新闻联播》吗?”刚说完,赵云就后悔了。

  “你很喜欢看新闻?”韩信想笑,真是一股清流,比之前那一群来网吧做PPT的学生还强。

  “还好,我比较喜欢了解时事,注意社会动向,特别是经济方面的。”

  “与你的工作有关?”

  “对,像最近刚出台的政策,对私营企业的帮助就很大,还有央行今年下调了金融机构的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。这对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来说,无疑是个好消息。”赵云高谈阔论,面上有着不可忽视的光彩。

  “嗯,我到是对民生比较感兴趣,现在老龄化日渐严重,加快健全服务体系还是很必要的。”开玩笑,盯了半个小时的监控,要是没记住些什么,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吧。

  之后两人就昨天的《新闻联播》内容进行了深刻的讨论。

  十分钟后他们的话题转为了体育赛事。这个韩信擅长,什么运动明星,张口就来,什么球赛的比分都记得清清楚楚。赵云也不逊色,韩信说的他都知道。

  半个小时后两人又扯到了游戏。关于英雄的属性,技能,站位,优点以及缺点,他们都了解的很清楚。谈到最后,韩信兴奋的说:“我们来打游戏怎么样?我打野位还是玩的不错的。”

  聊到现在,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情,赵云连犹豫都不曾有过,就同意了。

  打了几盘,两人默契度很高,配合的也很好不出意外都赢了。

  时间一长,就到了下午三点。早上十点到这,现在已经过了五个小时。期间,刘邦一义气的送了午饭过来。出门后立刻拨通了张良的电话。

  “啊良啊,傻韩信终于有人要了!”一副养了那么久的儿子终于有媳妇的老夫亲的模样。

  “真的?”张良有些质疑,随后叹了口气,“哎,这可苦了对方了,你让韩信注意点,好好对人家,能看上他已经不错了,别挑三拣四。”

  “行行行。”

  “时间不早,我得走了。”赵云在结束对局后,偏头看向韩信。

  韩信摘下耳机,看了眼时间:“才三点你就要走了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 他现在可舍不得赵云走。

  “我得帮我表哥接孩子,他今天有事没空去。”

  “哦,那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赵云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 “抱歉,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随后他离开了包间,跑到了网吧外。

  “喂,哥,怎么了?”赵云接通了刘备打来的电话。

  “没什么,就问问你相亲还顺利吗?”

  “挺好的。”

  “什么感觉?”

  “不错,和我聊的来,而且……”赵云想起了韩信那双带笑的蓝眸,停了口。

  “而且什么?”

  “没什么。”

  “那这事成了?”

  “应该吧。”赵云的眼神飘忽不定,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种感觉,“不说了,我得先去接阿斗。”

  “等等,你还在韩信那边是吧?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阿斗不用你接了,你忙你的,没确定前你别想离开。”

  “那谁去接?”

  “没事,我和他数学老师的关系不错,先让他去诸葛家,我晚点去接他,刚好让诸葛督促他写作业。”

  “这……”赵云还没说完,刘备就挂了电话。

  “诶。”赵云叹了口气,转身朝网吧走去,却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的韩信。

  “一起走走吗?”韩信轻笑上前,步于赵云身侧。

  “好。”

  虽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,但还是有几分寒意。路旁的积雪还没融化。踩的深一脚浅一脚。

  两人沿着人行道慢慢往前走,谁也没开口向次怕打破这静谧。

  赵云思绪纷飞,所想的事很多但又具体说不出是哪件,任由他们在自己的脑中回转。

  “赵云。”韩信没有转头,依然目视前方。

  “嗯,我在。”赵云脑中一切运转的东西终于停了下来,他偏头看向韩信。

  “我挺喜欢你的。”韩信侧头,那双与赵云相似的蓝眸彼此之间碰撞在一起,嘴角边勾起弧度令人心动。

  “……”赵云不语,这是将视线投到了别处,复又望向天空,他想,他应该知道自己刚刚在想些什么了。

  “我也挺喜欢你了。”视线落回韩信身上。至少,这是他几十年间唯一一次的心动。

  今天天气不错。赵云突然这么认为。

“那好。”韩信嘴边的笑容逐渐扩大,伸手摘下自己的围巾,在赵云不解的眼神里,围上了他的脖颈,“这是我的定情信物,你可要好好保管。”

  赵云垂眸,默不作声,韩信有点不安,以为他不接受。

  “赵云,你怎么了?” 

  “给你。”赵云从口袋里取出了样东西,握在手心,随后置于韩信面前张,开了手:“给你,这是我的回礼。”

  这是一颗包装小巧的糖果,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着令人倍感温暖的光。

  韩信愣了一会儿,随后伸手接过,剥开糖纸,一口吃下,语调听起来轻快却又慎重:“现在我就是你的定情信物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满脑子政治的我,控制不住写了点政府职能和利率,
以及跑到网吧做PPT的我੧ᐛ੭
 

【白鹊】幼体,私设
不会画阴影(∩ᵒ̴̶̷̤⌔ᵒ̴̶̷̤∩)

【白鹊】舍不得

#写了个慢热鹊
#现代
#ooc预警
#对医学生不太了解,会与现实有出入,多包涵

      扁鹊是一个不太会处理人际关系的人,所以,周围同他交好的人并不多,能不惧他高冷的气场直白犀利的嘲讽,无疑是个能人。

     李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 从儿时起就相识的两个人到了大学依旧形影不离。倒不是扁鹊依赖李白,是李白黏得紧。

     称呼从扁鹊,阿鹊,再到鹊鹊,可见李白有多么的……

     “恶心。”扁鹊放下书,毫不留情道:“李白,能喊点正常的称呼吗?”

      “这不好吗?多好听啊!”李白手一伸,搭在扁鹊的肩上,顺势一拉,头搭在另一边的肩上。

     “男男授受不亲。”扁鹊凌厉的扫了李白一眼。

     “兄弟嘛,这动作很正常,难道鹊鹊你,害羞了?”李白挑眉一笑。

     扁鹊眼中浮现淡淡困惑,沉思一会后,又垂眸看书,算是应了李白这话。

     “鹊鹊,下学期就大四了,想好要去哪实习没?”

     “去医院当实习生。”扁鹊没有丝毫的犹豫,从一开始,他就没想过别的工作。

     “这么坚定,我都还没想好要去哪实习。”李白故作苦恼,实则暗中观察扁鹊的反应,“说不定以后不能天天见到你了,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 扁鹊心中一滞,随即回复常态:“那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 “你舍得了我吗?”李白直起身,转而手撑着头。

    “舍得。”片刻的思绪纷飞,只得出了这两字。

     “真无情,不过这才是鹊鹊你啊。”倒不见李白伤心,只从话里觉出些无奈。

     “快要下课了我们出去吃宵夜怎么样?”李白看了眼手表。

     “不了,上次和你出去,回来都宵禁了。”

     “没事,翻墙。”

    “弄脏衣服了你洗?”

     “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滚。”

    嘴上虽那么说,但到底还是和李白出来了。

     南方的冬季虽不及北方的寒冷,却也少不了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 扁鹊不禁一抖,早知道就先回宿舍再添件衣服了。

     身旁有走近,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李白。

     他低头靠近扁鹊,微微一笑:“冷是吧,要不要我身上这件外套脱下来给你?”

     “不用了,你要是生病了,我可不照顾你。”

    “也对,不过我挺冷的。”眼神瞟向扁鹊外套。

      “做梦。”

    “  那换个方法好了。”说着贴身而上,右手绕过扁鹊的左肩,拉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 温热的气息洒在扁鹊耳畔,李白低笑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 来到常来的小店前,扁鹊挣开了李白的手,率先进了店。

     李白只是无奈笑笑,不语。

      虽然对麻辣烫的态庋一般,但李白爱吃,扁鹊也就由着他。

    拿了几样常吃丸子、青菜什么的放进碗里,就坐等着老板煮好送上。

   店内相对外面更加暖和,扁鹊周身气息也跟首暖和起来,这不经意流露出的温和,李白怎么可能放过。

    拿出口袋里的手机,李白立马解了密码,点开相机拍下,随即设为桌面。

    “你做什么?”扁鹊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 “设置新桌面。”

     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 “可以,但只给看一眼。”李白侧头笑。

     “什么图片,这么宝贝。”扁鹊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 “看。”李白把手机屏幕转向扁鹊,没几秒就收回,“一眼刭了。”

     尽管只有几秒,但扁鹊还是看出了那是自己:“给我删了。”

     “不要,多好看,我可要留着。”李白的笑容看上去很是欠揍。

     扁鹊冷静了下来,想想这也不过是常发生的事,没什么可计较的。

     两碗红艳的麻烫在静待五分钟后上了桌。

     腾腾的雾气中,扁鹊看不清李白的脸,只有轻语传入耳中:“扁鹊,其实你都知道的吧。”

     “什么?”扁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心跳突然失了节奏。

     很少听到李白那么正经地叫自己,他的话自己好像明白,却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 “算了。”以往爽朗悦耳的声音此时却透着几分无奈,“吃快点吧,小心校门关了,我们又得翻墙。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时间如同急湍的河水,流逝的飞快。扁鹊站在操场旁,最后一次以学生的身份静注视着待了四年的学校。

     他的实习期过了,大学毕业后可以直接去医院上班。

     虽然李白和自己同系,但他选择了和自己不同的工作。

     “鹊鹊!”李白下了楼就看见正站在操场旁树下的扁鹊,他快步走近。

     “李白。”扁鹊听了声音,偏头一望,给来者一个极轻的微笑。

     “在看什么?”李白开口问。

     “毕业了,再多看几眼这学校。”

     “嗯,那我陪你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 两人的高颜值俨然成了一道风景,操场上的人瞬间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 扁鹊看着时不时就从他们面前经过的女生,突然问道:“李白,你怎么不找女朋友?”

     他明白,眼前经过的女生多是为了李白,那么多娇小可爱的学妹,李白居然不劲么,更何况,李白确实挺风流多情的,见人就撩,可都毕业了,他还没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 李白忽的一呆,随后牵起一抹极淡的笑,偏头看向扁鹊的眼里透看几分说不出的情意:“因为你啊!”

     “嗯?”扁鹊开始有些不安,李白没有说清楚,但他好像明白了什么,眼里是少见的慌乱。

     见此,李白轻笑,还是把要出口的话换了:“你都还没有,我怎么能先脱单呢?”

    “你倒还有点良心。”扁鹊松了一口气,但还是掩不住心中的那几分失落。

   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本想立马挂断,却在见了来电显示后顿住了。

     是李白。

     这是扁鹊工作第一个月后接到的第一个来自他的电话。他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李白了。

     “喂,李白。”明明自己有满腔的怒火,却丝毫说不出质问的话。

     “鹊鹊,想我了吗?”依旧是轻浮的语调,但扁鹊没有半分不快。

     “不想。”语气是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轻快。

     “啧啧,还是那么无情,你现在在医院吧?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“那你出来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 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 “医院大门口。”

     “行,来了。”

    
     待在机场内,扁鹊第十次看向手表,时间快要到了,李白得过安检了。

     昨晚李白告诉他,他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城市发展,消失的那个月是在筛选合适的城市。

     不知道自己听完这些话后是怎么想的,只清楚自己很平静的回道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 “你很希望我离开吗?”李白站在他身旁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 今天的李白很正经,没有嬉皮笑脸,只给人一种春风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 “没有,只是怕错过了。”错过这和你能待的时间。

   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李白这句话说起来云淡风轻,对扁鹊来说却有几分罕见的苦涩。

     扁鹊微张口,想说些什么,但还是一句:“多保重,以后常联系。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 李白迈开了脚步,朝检票口走去,扁鹊在他身后默默目送。

     “等等!”背后忽的响起扁鹊的声音,李白停住了脚步,嘴边浮现一抹极轻微的弧度。
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李白转过身,面上带着点恰到好处的疑惑。

     “我……”扁鹊淡漠的脸上现出几分挣扎,没有多久就像散了气的皮球一样,有些颓废,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 李白默叹了口气,开口道:“你舍得我离开吗?”同一年前一样的问题,扁鹊这回却无法吐出一如当初轻松的“舍得”。

     扁鹊垂眸,不去看他。李白也只默默看着他,不追问。

    对于扁鹊来说“舍不得”三个字实在太重了,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 检票口的人越来越少,扁鹊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 他很清楚李白等他回答,但自己真的要搭上这一辈子吗?

     “我喜欢你,这你应该知道的吧。”李白伸手轻抚扁鹊的短发,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 扁鹊抬眸望进了李白的眼里。

     “舍不得。”他喃喃出声。

     李白的眼里似有万盏烛灯被点起,熠熠生辉,流露出遮不住的喜悦。

     他凑近扁鹊,抱住了他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我也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

【信云】心理测试

#脑洞来源今天上心理课所玩的心理游戏
#现代
#ooc预警

     “韩信,我们来玩个游戏吧。”赵云坐在椅子上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什么?”正全神贯注工作的韩信显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 “我刚从书上看到一个游戏,觉得挺有趣的,想试试。”赵云说着,挥了挥手中的说。

     一本关于心理的书。

     “嗯,行,怎么玩?”韩信侧头问道。

     “我问你答就行。”

     “那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 赵云拿着书,照着上头念:“假如你去一座森林里探险,身边带了五只动物,分别是狗,猴子,孔雀,大象,老虎。”

     “谁去森林带这些动物啊?吃错药?”韩信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 “都说了是游戏,有这些也不奇怪。”赵云抬眼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 “你继续念吧。”韩信不再追究这个。

     “但森林的环境太过险恶,你只能依次抛弃这五只动物,请问,你先抛弃谁?”赵云不再念,抬头看向韩信,眼神隐隐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 “嗯…”韩信往椅背上靠去,略思索道:“大象。”

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赵云语带好奇。

     “体型太大了,不好带。”韩信直接说出他的顾虑。

     “那第二呢?”

     “孔雀吧。”韩信目光移回电脑屏幕上,又继续开始他的工作。

     赵云沉默了,望向韩信的目光里有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 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韩信有些疑惑,书房里足足安静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 转头看向赵云,发觉他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 “为什么不选择老虎?这带在身边不是更危险吗?”赵云直望进韩信眼里。

     “呃…”韩信虽然对赵云这么看自己有些疑惑,但还是开口道:“老虎虽然危险,但好歹是百兽之王,对其他动物还是有点威慑力的,可以暂且保命。”

    
     “那为什么是孔雀?”赵云垂眸道。

     “中看不中用。”

     话一出口,韩信就有些后悔了,因为赵云的脸色明显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 “怎么了赵云?”

     “没事,那哪只动物能留到最后?”赵云笑了笑,只是很勉强。

     “狗。”韩信不假思索道。

     “游戏结束,最后你选择了狗,说明你很重情义,狗代表的是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 “是吗?还行。”韩信回头,目光胶着这电脑上,“那你呢,你选什么?”

     “我不知道,都知道代表的是什么了,我怎么选的了。”赵云低头一笑,带这点苦涩。

     “都代表些什么?”

     “没什么,都是我不好选的,不过我会抛下老虎,这是我唯一可以选择抛下的。”赵云不再说话,闭上嘴看他的书。

     韩信并不追问,赵云不想说他也就不勉强。

     赵云久久盯着手上的书,半页未翻。

     狗:你的朋友

     猴子:你的孩子

     孔雀:你的爱人

     大象:你的父母

     老虎:金钱和权力

     该庆幸不是吗?至少孔雀不是第一个被抛弃不是吗。赵云盖上书,放回书架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在心理课结束后对这个感触好深,就写了这个,可能表达不太好,多包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