璃皇

王者主吃信云/白鹊/玄亮,其余杂食

【信云】相随『下』

#前文戳头像
#现代
#双向死亡

  今天不太走运啊。韩信站在街旁,望向路中间被撞的稀巴烂的小轿车,里头躺着已经失去心跳、呼吸和生理机能的他的身体。

  子龙怎么办了。他没有为自己的死而感到悲哀,此刻的他想到最多的就是那个有着温和笑颜陪伴自己成长的赵云。

  “韩信是吗?”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。他回头看,一位白发、白面、白衣的 男人站在身后,随便想想都知道,此人是白无常。

  “是。”,韩信有点颓败,自己得去阴曹地了,见不到赵云了。
 
  不过就算自己出现在他面前,他也看不见吧。韩信自嘲道,嘴边的笑是苦涩。

  “你已经死了。”白无常毫无感情的说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但我还是想见他。

  “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意吗?”白无常看穿了他的想法。

  “我想去见一个人,和他道别。”韩信表情落寞,估计白无常下一句就是:你想和他说什么和我说就是,我会帮你带给他的。

  “可以,但你只有一点时间。”白无常的话超出了他的意料,他愣一会,道:什么?”

  “今晚十二点,你有一次现形的机会,你想见的人可以见到你。”

  韩信不语,只是盯着他。

  白无常被他盯的发毛,无奈道: “别这样看我,都21世纪了,我们冥界也变得人性化了。”

  “谢谢。”韩信是真的感激,能见到赵云同他道别,他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 “事情完了以后,你就沿着公路走,哪个方向都行,我会在前面等你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白无常离开了,韩信无心去理自己的身体会怎么样,只是在人群中穿行,现今已是灵体的他畅通无阻,步子迈得迅速。

  站在交叉路口的对面,韩信望见了正等待自己的赵云。

  他没有过去,只是静静望着,川流不息的车辆也无法阻挡他的视线。

  这五分钟,他到了,只是赵云看不见他。

  赵去低垂的眼眸忽然抬起,朝韩信所在的位置望来。

  韩信变得紧张,但随着赵云视线的转移,他失望了。

    韩信离开了路口,朝反方向走去,他想再回去一趟,最后看一次他和赵云的家。

  用不着钥匙,他就进了门。

  90几平的房子不算太大,但容下他和赵云足够了。他素来不拘小节,只要房间不是太乱,他就不会花太多心思去打理。赵云正相反,他很细心,就算工作在身,他依然能把房子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 韩信进了书房,两张电脑桌并在一起,
相同型号但颜色不同的两台电脑并排放着。

  赵云的电脑桌面是系统初始配置的,他的则是两人的合照。韩信的电脑没关,显示屏是亮着的,韩信盯看那张合照入了神,那是两人高一时的照片。

  初步入高中的他们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对于这所学校充满了好奇,渴望在这里赢得自己的未来。

为什么选择过张照片?因为这是韩信表自成功后的第一张台照,对他来说意义非凡。

  从小一起长大,韩信一直拿赵云当兄弟,他也不知道当初那份纯真的感情何时变了质。只知道赵云收到第一份情书时,心中的情怒和不甘。

  赵云把那份情书递给韩信,他认为兄弟之间应该担诚,给韩信看是应该的。

  韩信还记得自己那时的行为,他把那封情书拍掉,面上挂着的是他从未在赵云面前展示的冷笑:“怎么  ,来和我炫耀你的人气?”

  赵云一脸不可置信,还没来得及开口韩信就离开了。

  那天,韩信在学校的天台待了很久,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愤怒,赵云身为自己的兄弟,自己理应为他感到高兰,而不是冷笑着讽刺。

  赵云找了很久,最后在天台上找到了他。
“韩信,你怎么了。”赵云坐在他身旁,“我不是在向你炫耀只是因为你是我兄弟,才把这件事告诉你。”

  “我知道。”韩信眉间微蹙,我他开始讨厌赵云口中说出的“兄弟”。

“那你?”

  “我只是不太喜欢那个女生,看到是她给你的情书,所以感到不爽。”韩信随口编了个理由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“起云低笑,你要是不喜欢,大可和我说,我肯定不会和她交往的。”

  “为什么?”韩信听后,心中有些雀跃。

  “因为你是我兄弟啊,让兄弟难受的事,我做不出。”赵云淡笑道。

  真的只是兄弟吗?

  如果说还只是导火索,那么后面发生的事便是爆炸的开始。

  赵云出色的外表,优异的成绩 ,加上自带的稳重,可谓迷妹众多。

  不过是去食堂的路上,却撞见韩信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画面。

  赵去和校花的貂蝉在树下相拥。他知道貂蝉是赵云的迷妹之一,可人的外表,甜美的声音,根本没几个男人抵抗的住,赵云沦陷也是正常的。

  韩信转身离了校,已经不是愤怒了,是悲凉。

  他知道这份感情已经不像从前那么纯粹了,而是恋人之间的爱意,多可笑,自己现在也只是单相思而已。

  韩信好几天没来了,赵云很担心,向老师询问了原因,才知韩信生病了,请了病假。

  赵云罕见的生气了,那天教室的气压低的吓人。气什么?韩信生病了,半个电话都没打给他,就让自己瞎着急,那这多年的情意算什么。

  他可能不清楚,自己的想法已经超出了兄弟的范围,想找到他,骂一顿,却又不得,只好一放学,去超市买了点水果,朝韩信家走去。

 
  两人还是邻居,但因为离高中远,只好当寄校生。

  韩信的母亲见到他连原因都没问就让他进了门。

  敲了半天的门没反应,赵云只无好道:“韩信,是我。”

  没人应。

  看来只能采取点极端的措施。

  赵云回了家,从自己的房间窗户一跃而过,好在韩信的房间窗户没关。

  “砰”完美落地,但吓到了韩信。

  “赵云,你疯了?”原本窝在床铺一角的韩信立马蹦下了床,“没伤到吧?”

  “没事,”赵云唇角微勾,笑意倾泄。他承认韩信这披头散发的模样有些好笑。

  见赵云无大碍,韩信冷了脸:“你来干嘛?”

  赵云也来气,冷声道:“生病了也不告诉我,我来了也不开门,你是病太久,脑子都坏了吗?”

  “告诉你有用?”赵云骂人了,韩信也不怕。

“你什么意思? ”赵云越来越不理解韩信了。

  原本温和稳重的人,此刻也不免多了些急躁。

  “不去找你那小女友,来我这做什么。”他很有楚这样说的后果,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 “女朋友?”赵云面露困惑,感觉难以消化这话里所含的信息量。

  “别装傻,既然拿我当朋友就别糊弄我,那天我都看见了,你和貂蝉在树下搂搂抱抱的。”烦躁,这是韩信现在唯一感受。

  听后,赵云反应过来是哪件事了,那天貂蝉在路上看到他,就朝他跑来,没注意脚下,结果绊倒在他怀里,自己也顺势一扶,没想到被韩信误会了。

  “就算那样,你生什么气?”赵云意识到了什么,“难道你喜欢貂蝉?”

  韩信呆住了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 赵云当他默认了,眸子一转,眼睑低垂:“如果你喜欢,我不会和你抢。”

  赵云觉得有些难受,却不知道是在难受什么。貂蝉喜欢他,他清楚,但他只把对方当妹妹,如果韩信喜欢貂蝉,他应该高兴,一来说不定可以断了貂蝉对他的感情,二来自己的兄弟能有个女朋友照顾他。

  怎么想都应该高兴,可他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。

  韩信回过神来,没有立刻反驳,只是静静看着赵云。

  “如果病好了,就回去上课吧,我先走了。”赵云转身欲走。

  “赵云。”韩信叫住他,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?”

  “什么?”赵云停步,侧眸回望。

  “我喜欢的是你。”韩信沉声道。

  韩信神色晦暗不明,在昏暗的房间内,赵云此刻能注意到的,唯有那双与自己相似的蓝眸。

  “你在开玩笑?”赵云觉得嘴有些干涩。

  韩信忽的一笑,伸手拉过赵云,往前一贴。

  唇上触感柔软却冰凉,放大的瞳孔彰示了赵云的无措。

  没有深入,韩信几秒后放开了他:“现在呢?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?”

  赵云哑口无言,但面上少见的绯红暴露了他慌张的内心。

  “所以你呢,对我是什么感觉?只是单纯的兄弟吗?”韩信不给他缓气的机会。

  一阵沉默。

  两人相对无言,韩信想,或许这就是两人的结局,大路两边,各走一边。

  他失去了耐心,准备送客。与其等赵云亲口拒绝,还不如现在就走,留份念想也好。

  “或许,我也是吧。”短短几个字,燃起了韩信的希望。

  “是什么?”

  “和你一样,喜欢。”

  韩信记了一辈子,他的一辈子已经到头了。

  华灯初上,时间不早了。

  眼瞅着过了九点,赵云还没回来。

  韩信出了门,打算再去看看自己和赵云曾经一起长大的地方。

  他去了很多地方,曾经与父母一同居住的房子,与赵云一同去过的公园,一同上的学校,一同……

  待他重新回到家,已是晚上23:00。

  赵云还未回来。

  看来赵云还在公司等他,对方可是个执着的人,他怎么给忘了。韩信苦笑。

  再次回到赵云的公司楼下,赵云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。

  现在是23:30,还有半个小时。

  韩信站在赵云身侧,垂眸看着他。

  多看几眼也是好的。他伸手去触对方的面庞,却只能看着自己的手穿过赵云的面颊,宛若触不到的空气。

  眼中酸涩,但他没有泪水。

 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24:00降临。

  韩信慢慢实体化,伸出的手,能真实的感受到对方的存在。

  他伸手将赵云摇醒,轻声对他道歉,他从前觉得时间很长,但现在,他觉得多一秒都是奢侈。

  当赵云说出“家”这个字时,韩信突然起了贪恋,自私的想带他一起走。他不愿舍去怀中仅存的温柔。

  “我要去的地方很远,你要和我一起走吗?”

  “你在哪,我就在哪,天堂地狱我都陪你去,说好的一辈子我不会忘。”

  话落,韩信一切都清楚了,他的死赵云都猜到了,久久待在这不远离开,是因为知道自己一定会去找他。

  黑暗笼罩着大地,迷雾覆盖着一切,唯有一盏路灯屹立在路旁,照亮了周围。

  白无常站在灯下,望着不远处相伴而来的两人。

  他其实知道,他今晚带走的不会只有韩信一人。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