璃皇

王者主吃信云/白鹊/玄亮,其余杂食

【信云】相随『上』

#现代
#一把刀吧
#出现在文中的“重言”“子龙”都为小名

  18: 00 P.M.

  “喂,韩信,我下班了。“赵云对着举于耳旁的手机轻声道。

  “等我五分钟,马上到。”电话那头回得也快,话里多是藏不住的喜悦。

  “好。”

  赵云挂了电话,出了公司大门,下了台阶,往不远处的花坛走去,那里有张长椅,正对着交叉路口。

  临近傍晚,路上的车丝毫不减,天边的残阳像是为它们镀了层漆,熠熠生辉。

  赵云盯着来住车辆发呆,坐在长椅上等待着韩信。

  19:00 P.M

  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,天空如化不开的浓墨,不见一丝光亮。

  韩信还没有来。

  赵云已经打了不下五个电话,等来的只是对方的关机提示音。

  应该是有事耽搁了,他想着。赵云没有离开,和往常一样,坐在椅子上,等待着韩信。韩信从不食言,就如他的名字一样。他说会来,就一定会来。

  赵云坚信着。

  20:00 P.M.
 
  公司里的灯差不多都灭了,但韩信还没来。

  赵云坐在长椅上不动,能证明他不是一尊雕像的,唯有那还在不停起伏的胸膛。

  他不会独自离开的,他不希望韩信找不到他。

  21:00 P.M.

  车流量明显减少,商务区的大街上没有移动的行人,只有坐在长椅上的赵云。

  这个时间段,他和韩信一般在做什么呢?赵云忽然想到。

  窝在一起看电视吧。他为自己解了惑。 这三个小时他是怎么度过的?赵云没有玩手机来消磨时光,他只是靠在椅背上,回忆着过去。

  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,韩信和他都还是五,六岁的稚童。

  韩信和他是邻居,他们的父母关系也不错,打小就玩在一起,两人的房间窗户挨的很近,就一个成年人的手臂长度。

  韩信带着他出去玩,两人跑到附近的公园,在沙坑里堆起了沙子。

  玩累了,两人就坐在公园的秋千上休息。

  “子龙,想起吃雪糕吗?”韩信从口袋里拿出了张纸币,不多,就五块,“这是我爸给我的零花钱。”
 
  白净的小脸上沾了不少沙土,但丝毫没影响到笑的如同晴日太阳一般的明媚的韩信。

  “好。”赵云没有拒绝,他确实渴了。

  “那你坐在这哪也别去,买好 了,我上来找你。”

  “恩。”

  赵云很听话,哪也没去,就坐在秋千上等了韩信半小时。

  “给你。”韩信跑的满头大汗,一到赵云跟前,立马递出了一支雪糕。

  午后的太阳有点大,赵云在烈日下晒了个半小时,流的汗也不少。

“你好傻,太阳那么大,你怎么不找个地方躲躲?“韩信有些生气。幼时不懂遮掩,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,

  “我怕你找不到我,”赵云有些不理解韩信为什么要生气。

  “下次别这样了,晒伤了怎么办。”韩信消了火,把手伸向赵云,“下来,我们找个没大阳的地方吃。”

  事实上,没下次了。从这话说完以后,韩信就没让赵云等过五分钟。

  初中时,“重言,我下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站着别动,我马上来找你。”

高中时,“韩信,我放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等着,五分钟后到。”

  他们不再叫对方的小名,但韩信依然不曾食言。

  赵云不再打韩信的电话,只是如小时候一样,固执的在原地等待。

  22:00 P.M.

  韩信没来。

  23:00 P.M.

  赵云靠在长椅上睡着了,韩信没来。

  24:00 P.M.

“子龙,醒醒。”肩头被人摇着,赵云睁开双眼,入目的是一如既往此时却又深上几分的红色长发。

  “重言,你来了。”赵云淡笑道,喊出他已多年未出口却刻在心里的那个小名,最美好的记忆,都在这里。

  韩信俯身抱住赵云,头抵在他的肩上,轻声道: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  “没关系,我知道你一定会来。”赵云回抱住韩信,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 “不了,我得去别的地方。”

  “去哪?”赵云觉得有些冷。

  “子龙,我要去的地方很远,你要和我一起走吗?”韩信松开手,坐在长椅上,与赵云平视。

  “嗯,你在哪我就在哪,不管天堂还是地狱,我都陪着你。”赵云此刻的眼眸如同映射了星辰,照亮了韩信黯淡又无生机的双眸。

  韩信笑了,他站起身,像赵云伸出了手:“那,我们走吧。”

  握上韩信冰冷的指尖,赵云一步步离开了长椅,踏上了马路。

  一辆疾驰的大卡车驶过,睡意朦胧的司机,在看见走到路中间的行人时,留下了拖长的刹车声和撞击声。

  在这静谧的夜晚,两道缥缈的身影在马路上渐行渐远。

end
  韩信出车祸死了,赵云最后也和他一起离开的故事。
这篇主赵云视角,之后会写另一篇韩信主视角。

评论(3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