璃皇

王者主吃信云/白鹊/玄亮,其余杂食

【白鹊】舍不得

#写了个慢热鹊
#现代
#ooc预警
#对医学生不太了解,会与现实有出入,多包涵

      扁鹊是一个不太会处理人际关系的人,所以,周围同他交好的人并不多,能不惧他高冷的气场直白犀利的嘲讽,无疑是个能人。

     李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 从儿时起就相识的两个人到了大学依旧形影不离。倒不是扁鹊依赖李白,是李白黏得紧。

     称呼从扁鹊,阿鹊,再到鹊鹊,可见李白有多么的……

     “恶心。”扁鹊放下书,毫不留情道:“李白,能喊点正常的称呼吗?”

      “这不好吗?多好听啊!”李白手一伸,搭在扁鹊的肩上,顺势一拉,头搭在另一边的肩上。

     “男男授受不亲。”扁鹊凌厉的扫了李白一眼。

     “兄弟嘛,这动作很正常,难道鹊鹊你,害羞了?”李白挑眉一笑。

     扁鹊眼中浮现淡淡困惑,沉思一会后,又垂眸看书,算是应了李白这话。

     “鹊鹊,下学期就大四了,想好要去哪实习没?”

     “去医院当实习生。”扁鹊没有丝毫的犹豫,从一开始,他就没想过别的工作。

     “这么坚定,我都还没想好要去哪实习。”李白故作苦恼,实则暗中观察扁鹊的反应,“说不定以后不能天天见到你了,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 扁鹊心中一滞,随即回复常态:“那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 “你舍得了我吗?”李白直起身,转而手撑着头。

    “舍得。”片刻的思绪纷飞,只得出了这两字。

     “真无情,不过这才是鹊鹊你啊。”倒不见李白伤心,只从话里觉出些无奈。

     “快要下课了我们出去吃宵夜怎么样?”李白看了眼手表。

     “不了,上次和你出去,回来都宵禁了。”

     “没事,翻墙。”

    “弄脏衣服了你洗?”

     “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滚。”

    嘴上虽那么说,但到底还是和李白出来了。

     南方的冬季虽不及北方的寒冷,却也少不了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 扁鹊不禁一抖,早知道就先回宿舍再添件衣服了。

     身旁有走近,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李白。

     他低头靠近扁鹊,微微一笑:“冷是吧,要不要我身上这件外套脱下来给你?”

     “不用了,你要是生病了,我可不照顾你。”

    “也对,不过我挺冷的。”眼神瞟向扁鹊外套。

      “做梦。”

    “  那换个方法好了。”说着贴身而上,右手绕过扁鹊的左肩,拉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 温热的气息洒在扁鹊耳畔,李白低笑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 来到常来的小店前,扁鹊挣开了李白的手,率先进了店。

     李白只是无奈笑笑,不语。

      虽然对麻辣烫的态庋一般,但李白爱吃,扁鹊也就由着他。

    拿了几样常吃丸子、青菜什么的放进碗里,就坐等着老板煮好送上。

   店内相对外面更加暖和,扁鹊周身气息也跟首暖和起来,这不经意流露出的温和,李白怎么可能放过。

    拿出口袋里的手机,李白立马解了密码,点开相机拍下,随即设为桌面。

    “你做什么?”扁鹊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 “设置新桌面。”

     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 “可以,但只给看一眼。”李白侧头笑。

     “什么图片,这么宝贝。”扁鹊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 “看。”李白把手机屏幕转向扁鹊,没几秒就收回,“一眼刭了。”

     尽管只有几秒,但扁鹊还是看出了那是自己:“给我删了。”

     “不要,多好看,我可要留着。”李白的笑容看上去很是欠揍。

     扁鹊冷静了下来,想想这也不过是常发生的事,没什么可计较的。

     两碗红艳的麻烫在静待五分钟后上了桌。

     腾腾的雾气中,扁鹊看不清李白的脸,只有轻语传入耳中:“扁鹊,其实你都知道的吧。”

     “什么?”扁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心跳突然失了节奏。

     很少听到李白那么正经地叫自己,他的话自己好像明白,却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 “算了。”以往爽朗悦耳的声音此时却透着几分无奈,“吃快点吧,小心校门关了,我们又得翻墙。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时间如同急湍的河水,流逝的飞快。扁鹊站在操场旁,最后一次以学生的身份静注视着待了四年的学校。

     他的实习期过了,大学毕业后可以直接去医院上班。

     虽然李白和自己同系,但他选择了和自己不同的工作。

     “鹊鹊!”李白下了楼就看见正站在操场旁树下的扁鹊,他快步走近。

     “李白。”扁鹊听了声音,偏头一望,给来者一个极轻的微笑。

     “在看什么?”李白开口问。

     “毕业了,再多看几眼这学校。”

     “嗯,那我陪你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 两人的高颜值俨然成了一道风景,操场上的人瞬间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 扁鹊看着时不时就从他们面前经过的女生,突然问道:“李白,你怎么不找女朋友?”

     他明白,眼前经过的女生多是为了李白,那么多娇小可爱的学妹,李白居然不劲么,更何况,李白确实挺风流多情的,见人就撩,可都毕业了,他还没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 李白忽的一呆,随后牵起一抹极淡的笑,偏头看向扁鹊的眼里透看几分说不出的情意:“因为你啊!”

     “嗯?”扁鹊开始有些不安,李白没有说清楚,但他好像明白了什么,眼里是少见的慌乱。

     见此,李白轻笑,还是把要出口的话换了:“你都还没有,我怎么能先脱单呢?”

    “你倒还有点良心。”扁鹊松了一口气,但还是掩不住心中的那几分失落。

   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本想立马挂断,却在见了来电显示后顿住了。

     是李白。

     这是扁鹊工作第一个月后接到的第一个来自他的电话。他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李白了。

     “喂,李白。”明明自己有满腔的怒火,却丝毫说不出质问的话。

     “鹊鹊,想我了吗?”依旧是轻浮的语调,但扁鹊没有半分不快。

     “不想。”语气是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轻快。

     “啧啧,还是那么无情,你现在在医院吧?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“那你出来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 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 “医院大门口。”

     “行,来了。”

    
     待在机场内,扁鹊第十次看向手表,时间快要到了,李白得过安检了。

     昨晚李白告诉他,他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城市发展,消失的那个月是在筛选合适的城市。

     不知道自己听完这些话后是怎么想的,只清楚自己很平静的回道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 “你很希望我离开吗?”李白站在他身旁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 今天的李白很正经,没有嬉皮笑脸,只给人一种春风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 “没有,只是怕错过了。”错过这和你能待的时间。

   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李白这句话说起来云淡风轻,对扁鹊来说却有几分罕见的苦涩。

     扁鹊微张口,想说些什么,但还是一句:“多保重,以后常联系。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 李白迈开了脚步,朝检票口走去,扁鹊在他身后默默目送。

     “等等!”背后忽的响起扁鹊的声音,李白停住了脚步,嘴边浮现一抹极轻微的弧度。
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李白转过身,面上带着点恰到好处的疑惑。

     “我……”扁鹊淡漠的脸上现出几分挣扎,没有多久就像散了气的皮球一样,有些颓废,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 李白默叹了口气,开口道:“你舍得我离开吗?”同一年前一样的问题,扁鹊这回却无法吐出一如当初轻松的“舍得”。

     扁鹊垂眸,不去看他。李白也只默默看着他,不追问。

    对于扁鹊来说“舍不得”三个字实在太重了,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 检票口的人越来越少,扁鹊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 他很清楚李白等他回答,但自己真的要搭上这一辈子吗?

     “我喜欢你,这你应该知道的吧。”李白伸手轻抚扁鹊的短发,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 扁鹊抬眸望进了李白的眼里。

     “舍不得。”他喃喃出声。

     李白的眼里似有万盏烛灯被点起,熠熠生辉,流露出遮不住的喜悦。

     他凑近扁鹊,抱住了他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我也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

评论(12)

热度(83)